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地矿

中国矿业报:是什么让他们一守就是17年

发布时间: 2016-09-26 11:56:00 来 源:
2016年09月24日 4版  总第3373期

是什么让他们一守就是17年

——赴江西省地调院西藏分院阿里先遣错项目部采访记

□ 本报记者 余方金 通讯员 江燕

确定目标

攀上高高的山峰

9月初,记者有幸随江西日报、江西电视台、人民网等主流媒体赴青藏高原——平均海拔5000米的西藏阿里地区,对江西地矿局地调院西藏分院先遣错项目进行了为期五天的采访。

乘机从拉萨一路向西,仿佛坐在鲲鹏的背脊,翼下是无垠的云海和壮美的雪山,大地如一个无边的军事沙盘,又似一块巨大的布满褶皱的油毡,光秃的山峰纵横切割,干涸的沟渠荒无人烟。此行的终点是昆莎机场,一个遥远到连付诸笔端都需要思索的地方……结束两个半小时的飞行,记者们又换乘越野车沿219国道行驶,终于在5个小时的艰难跋涉后抵达目的地:先遣错项目驻地——阿里地区日土县扎普村。

1天与17年

清晨,记者一行跟随地调队员进入工作区。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在平均海拔5000米左右的羌塘无人区开展1∶5万区域地质调查四幅联测。按计划,他们每天行走的直线距离大约6千米,遇山上山,遇水涉水。在高海拔地区,缺氧让徒步变成了一种考验。

尽管身体极度疲劳,但精神却得高度集中。每发现一处地质变化,地调队员都得采集地质样品,并详细记录。忙到中午1点半,他们开始吃午餐。由于气温低,饭菜很难保温,队员们只能以馒头、饼干等充饥。一天的工作必须在下午6点结束,因为队员们返回驻地还得走上两个小时。阿里地区虽然水资源丰富,但矿物质含量高,很多不适合饮用。在回程的路上,队员们还要去一处饮用水源处打水,将水拉回驻地。驻地的厨房是用帐篷临时搭建的,给养则是从200千米外的狮泉河镇运来的。因为海拔太高,无论水还是油的沸点都非常低,看着冒烟的平底锅其实连鸡蛋也煎不熟。为此,队员们时常吃下半生不熟的饭菜,大多都有胃病。每年9月底,阿里地区都会大雪封山,地调工作难以进行。为了加快进度,队员们不得不主动减少休息时间,挑灯夜战。截至目前,项目已完成近70%的工作量。

这样的一天对地调队员来说仅仅只是17年来最普通的一个工作日。西藏分院的工作区主要在西藏自治区阿里、那曲、日喀则、山南四个地区,其中号称“世界屋脊之屋脊——地球第三极”的阿里地区为主要工作区,最高海拔6648米,平均海拔5200米,自然环境极为恶劣,工作生活条件异常艰苦。在高寒缺氧的环境下,队员们每天不仅要跑十几千米的调查线路,而且要对沿线地质状况、矿产情况进行勘测记录,再将十几斤重的岩矿标本背回驻地。夜晚,帐篷成了野战医院,大家经常是输着液就睡着了。强烈的紫外线、干冷的高原风,让队员们手冻、唇裂、脸脱皮,急需营养,可作业区远离后勤补给基地,所有生活物资都要靠汽车运输,蔬菜因存放时间过长而脱水、腐烂。大部分时间,队员们只能吃咸菜、方便面和饼干。西藏分院副院长程春华回忆道:“有一回,负责采购的同志看到集市上有西瓜,就带了几个给大伙‘补补’,回到工区一看,由于一路颠簸,几个西瓜全被溢出的汽油泡了。大伙舍不得扔,愣是把‘油西瓜’全吃了下去,吃完打嗝都是汽油味……”

工作生活条件如此艰苦,队员们却丝毫没有降低工作强度和标准。17年来,他们踏遍青藏高原8.5万多平方千米的土地,徒步实地调查地质路线累计超过45万千米,完成野外调查地质点(素描)累计15.7万个,先后发现铜、铁、金、银等重要矿(化)点200余处,找到并预测的资源储量潜在经济价值超过1000亿元。

双足丈量大地的区调人

地调队员没有豪言壮语,只一句“线路到哪人到哪”。17年来,江西地调院西藏分院对西藏那曲、日喀则、阿里等地区开展了一轮又一轮大调查。他们用血肉之躯背回了近百吨珍贵的岩矿石样品,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中国地调局下达的任务。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了许多感人的故事。2015年8月中旬,项目组在平均海拔5400米的西昆仑开展野外作业,突如其来的冰山融水把路面冲坏了,尖锐的石块顶破了物资运输车的水箱,高负荷作业导致风扇断裂,散热不足又使车体温度过高,庞然大物在荒郊野地罢了工。经过商议,他们派两名队员赶往叶城买配件,其他3人留下来看守物资,饿了就吃冷面包,渴了就喝矿泉水,出太阳时就把食物放在太阳底下晒热。就这样,他们在车上一守就是整整4天,寸步不离守。

西藏分院支部书记袁振国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感人故事。2016年,项目组驱车从红柳滩赶赴驻地,紧赶慢赶到达时天却黑了,物资都在大车上,卸车搭帐篷显然来不及。于是,大家决定在车上将就一宿,第二天再安营扎寨。夜晚的羌塘气温零下15℃,大伙套着睡袋就在车上坐着睡着了。

感人的故事还有很多。58岁的老司机“扁头叔”陈孝榕有痔疮老毛病,2015年复发尤其严重。但为了不耽误工作,他还是坚持进工区,结果因为高原干燥上火加重了病情,坚持一周就扛不住了,不能大小便,也无法坐立。队员陪他下山到阿里治疗,需要往返阿里人民医院和噶尔县医院,当时已经两天没有排尿的“扁头叔”再也撑不住了……由于完全无法坐着,他只能在副驾驶的踏板处一路站着去医院。

还有一次,那是进藏早期,队员欧阳克贵和队友带领一个民工测剖面,剖面紧靠雪山,位置很高。那天一大早,他们就上路了,沿途都是寒冰积雪,坡陡路滑,跌跌撞撞直到12点多才到达工作点。为了多完成一些工作量,一直到晚上8点多,他们才动身下山。由于找不到了接应的汽车,直到凌晨,他们还在山脚下等待,不仅要承受严寒的侵袭,还承受野兽袭击的恐惧。最终,在藏族民工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一个游动牧民的帐篷。当第二天一早看到前来寻找他们的队员时,大家不由自主地像亲人一样紧紧抱在了一起。原来是车子出了故障,无法前来接应,只好用电台通知另一个站点的车子去接应。当晚,项目负责人袁建芽从电台得知欧阳克贵他们一个晚上没回来时,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马上通知所有人找人……

铁血柔情英雄泪

“酒足饭饱不想家。”分院主任工程师杜昌法仰头喝了一口青稞啤叹了一句,眼底却是抹不去的伤感。他的儿子今年3岁半,每次见到他总是怯生生的。“不怪孩子,他才几个月大时,我就进藏了,一走就是大半年,对家人有愧……”

“对家人有愧”,几乎成为队员们使用频率最高的话。现任西藏分院院长高原是虽然是一个年轻党员,却已有整整8年的进藏工作经历。2012年8月,他在一次踏勘作业中遇险。绝望中,他用野外记录仪写下了给妻子的遗书,当时距离女儿出生仅剩1个月,幸亏后来得以脱险。年轻地质队员熊伟为了保质保量完成工作任务,默默将婚期推延。万川为了坚守岗位迟迟无法满足妻子拍一套婚纱照的愿望,而他的妻子却毫无怨言,甚至跨越4100千米,孤身进藏只为看一眼心爱的人,在青藏高原拍下“唐蕃路上的婚纱照”……

听着这些感人的故事,记者陷入了沉思。这群人无数次步履坚定地抛却了儿女情长,可谁又不愿享受天伦之乐的安逸?海拔5400米的西昆仑是真正的极寒之地。杜昌法说在那里几个月不洗澡是经常的事,采办物资的时候会让队员们轮流去山下的阿里洗个澡,缓上一缓。阿里不繁华,甚至赶不上内地一个普通的小镇,却是地质队员的盼望。

分院长高原向记者说起了司机邱明的故事。作为队伍里的“70后”,他始终像个大哥一样为几个“80后”队员保驾护航。那是2011年,他第一年进藏在常木错项目,由于下大雪,整个山里断了信号。邱明日日向家中妻子报平安的惯例突然断了1个多月,他的妻子也疯了一般找了1个多月,可院里也没有接到任何讯息。等到雪化,他们再也熬不住了,赶紧驱车几百千米出来,联系单位和家里。邱明的妻子一听到他的声音便嚎啕大哭起来,他也流下了男儿泪,恨不得立即回家。从那以后,即便有信号,他也极少打电话回家。“不能让她接习惯了,哪天忽然没消息了,她又该害怕了,她现在怀孕8个多月了,可再经不起这事。”

光环环绕的集体

默默坚守17年,支撑他们的到底是什么?多日来这一问题始终萦绕在记者心头。

分院党支部书记袁振国回答得朴素而深刻:“地质工作是国家需要,我们别无选择。”

2015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国测一大队老队员老党员的回信中写道:“党的事业,人民的事业,是靠千千万万党员的忠诚奉献而不断铸就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也许,这才是他们长期坚守高原的精神支柱!

2000年4月,江西省地矿局地调院响应党中央西部大开发号召,抽调精干人员组建西藏分院(时称西藏区调队),主动承担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的青藏高原空白区1∶25万地质调查项目。当时进藏队员39人,其中党员20人。自此,党支部团结带领地调队员战风斗沙,爬冰卧雪,攻坚克难,成为青藏高原一杆不倒的风标!

17年来,西藏分院取得了丰硕的地质矿产调查和科学研究成果,获得了一系列荣誉:先后荣获江西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次,国土资源部科学技术奖二等奖3次,其中参与的《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分院党支部先后被授予江西省委、省直工委“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西藏分院被授予江西省职业道德建设“十佳单位”、江西省“安全生产先进集体”、全国总工会“工人先锋队”等光荣称号。2004年8月25日,江西省政府授予西藏分院“地质尖兵”称号;2004年~2006年,西藏分院3人次获全省、全国“劳模”称号;2014年,江西省委授予时任西藏区调队队长、党支部书记胡为正江西省“龚全珍式好干部”称号;2015年,胡为正被授予全国地勘行业“最美地质队员”称号。

感人的故事下,记者的笔总显得有些笨拙。但是,记者相信,也许地质双亲会在温热的文字中感知儿子内心不曾言明的爱与愧;也许地质妻子会在字里行间读懂丈夫那坚如磐石的心和他们的“英雄气短”;也许地质娃儿会明白父亲在遥远边陲始终把自己的照片放在心口暖着的父爱……

“助力祖国经济腾飞,为国家寻找更多矿藏”的初心,这是他们一切思想的最高表达!他们以大地为舞台,用地质锤、GPS、放大镜唤醒雪域高原,把青春、智慧甚至生命,奉献给了地质找矿事业,向祖国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责任编辑: 胡建卿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