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矿新闻

通讯:西藏地球化学勘查无惧死生

发布时间: 2019-06-17 12:38:00 来 源:

——物化探队征战西藏高原二三事
胡建卿

  740年前夏初,江西吉州庐陵先贤文天祥在《指南录后序》感叹:“呜呼,死生昼夜事也。死而死矣,而境界危恶,层见错出,非人世所堪。”30年前,物化探队的地球化学勘查工作者前往正在流行二号病的西藏昌都地区开展勘查时也面临同样的死生险境。

马匹救命

  西藏是地球有名的世界屋脊,平均海拔超过四千米,被称为生命禁区。一九八九年六月,物化探队来到开展地球化学调查,刘长生是当时的项目负责。
  昌都,藏语,其意为“水汇合处”。 地处横断山脉和三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流域,位于西藏东部,处在西藏与四川、青海、云南交界的咽喉部位,是川藏公路和滇藏公路的必经之地,也是“茶马古道”的要地。贡觉,藏语意为“佛地”,“贡”活佛在“觉”地方定居。刘长生说,走进西藏东部贡觉县,不时可以看到死牛死羊堆积,尸骨遍地,真正呈现出了一幅恐怖的画面,更令人不安的是时不时的地震来袭。
  刘长生项目组开展区域化探工作的阿翁地区位于西藏昌都贡觉县镜内,海拔四千米以上,地势陡峭、切割剧烈,项目组人员的高山反应特别厉害。考虑到工作区如此险恶,刘长生主动选择了最远的区段进行采样,那是一个看不到人烟的几十平方里的无人区。
  一天下午,两人默默地踏勘采样,一步一个脚印在无人区中选采土壤样。老天突然下起了大雪,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刘长生和毛大发冒雪采完最后一个点的样品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而离驻地还有十多公里路程。黑色降临,雪天笼罩大地。到处是朦胧的白雪,四周都是一样的景色,他们两已经分不清方向,看不清返回驻地的路。背样品的两匹马也急得直叫唤。刘长生两人的衣服早已被雨雪淋湿,可怕的是所带的火柴也点不着火,更可怕的是没有食物了。“现实摆在面前,走又不能走,不走就得在无人区等天亮,怎样坚持下去?” 脱险后刘长生这样说,“不坚持也得坚持,要想办法,要克服困难。总不能在无人区等死吧?这不是我们物化探勘查者的性格。”在如此危难时刻,困境难不住智者。刘长生望着驮样品的马匹,决定把两匹马拉过来,一人抱着一匹马的肚子保持体温,等天亮。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身子一阵比一阵冷,饥饿感一次比一次严重,好几次两人都冷饿得吃不消了。约凌晨4点钟左右,刘长生发现毛大发已昏倒在地,当时吓坏了。急忙起身边拍打毛大发边疾声呼喊,“大发,醒醒,千万不能睡,否则会永远起不来,坚持到天亮就是胜利。”智慧终于战胜死神,他们挺了过来。可以想见,这样一个冰天雪地,这样一个野兽横行的无人区,这是一个人倒下去无法抢救的无人区。刘长生、毛大发在死生线上整整坚持了十几个小时,直到太阳出来,两人牵着马匹,拖着筋疲力尽的身子终于回到了住地,一件样品都没有少。补充体能后,他们又要开始另一个点的采样工作,艰苦、疲惫、辛劳日复一日……

坠崖生还

  边坝县,隶属西藏自治区昌都市,距昌都市市区400余公里。边坝,藏语意为“吉祥光辉、祥焰”。 刘长生项目组要在这里进行化探工作。情况完全不像诗意般的名字一样“祥焰”。因为路途远项目组唯一的汽车陪给了刘长生这个小组,他们再一次经历九死一生的考验。
  吃点大自然的苦并不算什么,最惊魂的就是汽车坠崖,没有之一。西藏的路难行举世闻名,不仅仅是公路不通、地形切割厉害,而且时常刮风下雨又下雪,泥石流、雪崩更是常见的事情。七月下旬的一天,刘长生项目组在边坝县采完样品准备返回。送样回驻地途中,漫卷的风吹雪掩盖了平时的路面。三开门的北京吉普开上一个雪山弯道时,忽然车轮打滑,几个滚直接翻倒在十几米深的雪水沟里。一时间,车上的人全部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刘长生醒来发现有惊无险。大家命大,除司机心脏感到有点痛外,其余同志只擦破一点皮,没有大的伤损。汽车外表已经变形,汽车挡风玻璃全部压碎。随时来袭的山洪会即刻冲进沟里,将造成会车毁人亡的后果。刚刚经历一劫,又将面对厄运。说时迟,那时快,刘长生率先钻出车门,招呼大家赶紧把采样点地形图件和采集到的全部样件搬上土沟,地形图件和样件安全后,又紧张地寻找吉普车脱困的途径。他们发现远处有几个放牧藏民,最后在藏民的帮助下,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把小车推向下游较平坦的地方,再推上了公路,脱险了,悬着的心才放下。不幸中的万幸,吉普车的发动机可以工作,小车又能前进了。答谢藏民后,刘长生耐受饥饿和寒冷,坐在四面通风的吉普车里,冒着大雪,奔行在无人区里,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三百多公里的路程,历时二十多个小时,第三天上午刘长生才到达昌都。
  在西藏野外工作,碰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和危险是大概率的,幸运的是风雨之后见彩虹。感谢那两匹马儿,感谢那几位藏民。项目组提交的成果报告最终被评为优秀级,1991年获地质矿产部勘查成果三等奖,分别发现和确定了阿中金矿床、阿翁金矿床、秀格山铜多金属矿床。
  这群来自文天祥故乡的地球化学工作者历经艰辛,用自己的敬业与执着,遍历生死迷局,在青藏高原书写下“为祖国寻找富饶的宝藏”的时代篇章。 


刘长生(右)正在西藏昌都开展区域化探工作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