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矿新闻

走基层:矢志不渝钻探情

发布时间: 2020-11-11 10:46:00 来 源:

——记九一六队探矿高级工程师、副总工程师朱建良

刘 文

“一个人,一辈子,一件事”用来形容朱建良实不为过。参加工作42年来,他坚守自己追求的钻探事业,从一名普通钻工,历练成长为探矿高级工程师、大队副总工程师,扎根江西地矿这片深爱的家园,从未离开。 ——题记 

用实干坚守挚爱

1979年,刚刚参加工作的朱建良,是大队三分队26号机一名普普通通的钻工。他勤学好问,吃苦耐劳,先后担任机台班长、机长、分队探矿组长、分队副队长,一步步成长为探矿高级工程师、大队副总工程师、大队探矿工程研究院院长、院党支部书记。同事们说,早在20年前当机长的时候他就有一对神耳,能听得出钻机声音的轻重、粗细,还能听出钻头进入了软层还是硬层;而他的眼睛就更神了,通过柴油机冒出的烟,一眼就能看出钻机运行是否正常。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始,他带领钻探队伍勇闯市场,凭借专业技术强、工作作风硬,在钻探施工领域打出一片市场,创造了骄人的业绩,为大队机械岩心钻探施工赢得良好声誉。

无论是武宁大湖塘钨矿、德安张十八铅锌矿、还是都昌阳储岭、浮梁芳村金矿等大队重要矿区,处处留下了他和钻探兄弟们钻进的印迹、奋战的身影。

通往成功的路上,从来都充满艰辛。2010--2011年,武宁大湖塘钨矿区石门寺-苗尾矿段钻探项目,除了承担地表钻探任务外,还组织实施坑道内钻探工作。他们克服了山高路险,气候多变,暴雨灾害等多种客观困难。在遭受两次暴雨洪水灾害的情况下,朱建良带领党员干部冲锋在前,组织全体作业人员冒暴雨战洪水,奋勇争先抢救设备材料,保证了在无人员伤亡的前提下,把经济损失降到了最低。18个月,前后共组织钻机56台套,高峰时600余人参加大会战,总计完成钻探工作量11万余米,实现了地质找矿重大突破,创造出了令人惊叹的“江西速度”。而朱建良和他的团队,为这世界级钨多金属矿的勘探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用诚信开拓市场

驰骋钻探市场数十年,经历了钻探市场的起起落落。上世纪90年代,已经成为技术骨干的朱建良始终坚守钻探岗位,奋斗在生产一线,但是地勘单位却进入了发展的低谷期。随着地勘钻探项目的锐减,走向市场找项目成了必然选择。

让朱建良至今记忆犹新的,仍是他带领钻探队伍走向市场的第一个项目。1999年,时任赣北工程勘察院一分院副院长的朱建良,带领他的钻探队伍承接三峡大坝72廊道排水孔施工任务。据当时媒体报道,举世瞩目的三峡大坝工程,混凝土浇筑458万立方米,而混凝土的浇筑会产生大量的热量,地面温度高达45-50℃。为了如期保质完成施工任务,朱建良带领团队冒着高温奋战在工地,这一干就是五年。“参加三峡大坝施工建设,让我开阔了眼界,锻炼了队伍,树立了信心,也为我和我的团队今后走向市场培养了人才,积淀了人脉!”回忆起走向地质钻探市场的首战场,朱建良这样评价说。

最让朱建良难忘的是2009年的雷波磷矿钻探项目。“雷波”,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的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历史传说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所在地。这里最高海拔3176米,海拔高差近2600米,这里山高坡陡谷深、悬崖峭壁路险,是泥石流多发地带。为保障安全,机组人员的帐篷搭建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顶。气候恶劣、语言不通、交通困难,这些对于钻探施工来说,艰难程度可想而之。别的不说,从一个施工孔到另一个孔,单是搬运钻机设备,就要用上一个月时间。作业人员下一次山要走上四五个小时。为了解决生活物资,项目组要请当地马队往山上送米送油送菜。夏季里猪肉是不敢轻易买的,因为从山下驮至上山,由于路途远耗时长,猪肉往往会变质发臭。为了保障作业人员食品安全,只好把买好的肉抹上盐,再送上山。就是在这样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朱建良带领团队通过一年的努力,圆满完成了施工任务,受到业主好评。

“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给你干好!”这是朱建良找项目时经常对业主说的一句话。2007年,当时分院正承接一个单位重点项目的钻探任务,而他因患肾结石急需住院进行碎石治疗,医生叮嘱要至少保证三天卧床休息。可他心挂工作,碎石的第二天,不顾家人劝阻,拔下针管就坐上了去工地的火车,一天也没休息。为了拿到更多更大的项目,他“好汉也吃眼前亏”,别的施工队不肯接的活,他二话不说,先把事做好。他的诚信感动了业主,因此拿到了这个项目连续三年的工作量。“人哪,都是有感情讲诚信的,你要真心替对方着想,在对方需要的时候,要使出浑身解数把活做得漂亮!”他是这么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用真情为队分忧

四十二年来,朱建良的足迹遍布各地,但他的心从未曾离开过大队,从未曾离开他挚爱的钻探事业。

20102019年,在他主持探工院工作的十年时间里,共辗转全国20多个省市,行程70余万公里。西到新疆的克拉玛依中金公司找金矿,北到内蒙古的察尔森水库勘察,南到云南、四川的水利项目,东到沿海地区的核电勘察,平均每年有一半时间在外找合同、收工程款,共完成产值1.9亿元,上交大队300余万元。

以院为家,为队分忧,这是朱建良身上体现的大局观。在大队发展困难时期,他所在的探工院多次无条件接受大队转岗和再就业人员安置,尤其是一次性整体接收了二分院的全体职工,分院职工最多时达40余人,仅发放工资一项年开支就需300余万元。

2020年,按照队党委安排,朱建良从院长岗位转任探工院的党支部书记,协助年轻有为的青年干部做好全院工作。朱建良常说,在市场,认可一个人一个单位不容易。如今年近退休年纪的他仍策马扬鞭,驰骋在万水千山的钻探路上。

虽说不再主管院里的经济工作,但他积极做好“传帮带”,不仅没有放弃对地质市场的开拓,而且带领年轻的院负责人继续努力找合同拿项目,为年轻干部走向地质市场打下了坚实基础。在他的引领带动下,20201-10月,虽受疫情大环境影响,但探工院经济整体逆势上扬,对外签订合同近1000万元,回收项目资金1000余万元。不仅院内的事,只要是大队能做的业务,他都会想方设法动用人脉关系为队效力。

“事业家庭难两全”,朱建良也有他内心深深的遗憾,父亲离世、妻子待产、儿子高考……作为儿子、丈夫、父亲,他缺席了家庭中许多重要的时刻。对此,他深怀遗憾。

回顾四十多年来的钻探生涯,朱建良说:钻探施工,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我的前面有大队领导层指挥部署,身边有管理团队协同作战,身后有我的钻探队伍,有我众多的钻工兄弟全力以赴。

 

后记:在朱建良的办公桌上,我看到《论语》《毛泽东选集》《习近平用典》,每本书都用各种各样的纸条记录着他的阅读心得。在他书桌的抽屉里,有大大小小整整32本工作日记。在那里,我看到了他42年来点点滴滴的钻探足迹,而几乎每一本日记的扉页,都有他工整书写的十二个字:“认认真真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无需再问,我想这足以诠释他这一路走来的思想源泉,以及——坚守的力量。

[责任编辑: 胡建卿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