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城门湖,我的母亲湖

发布时间: 2019-04-22 09:39:00 来 源:

 

                           王  浔

我的年少时光,在九江市郊十八公里处,浩渺城门湖畔度过。

我的父辈们在城门山发现了特大铜矿田。当竖起一座丰碑,让后来人知道创业艰辛,敢于担当无私奉献的可贵品格。

新中国成立不久,前苏联地质专家到九江地区实地考察,发现不少出露地表矽卡岩层。凭着国外矽卡岩型地区无大矿、无富矿传统经验,断定九江不会有可供工业开采价值的大中型矿产地。

新生人民共和国百废待兴,急需矿产资源这一振兴民族经济的强势血脉。怀揣报祖国赤子丹心,一腔忠诚,地质工作者百折不挠寻宝藏,创造了人间奇迹。

一九五八年初夏,踏勘者在戏称为“美女献羞”洞窖里发现了铜矿石。由此,激发了探宝人找大铜矿热情与创新灵感。

初上城门山,野外工作条件异常艰苦。驻地没有办公桌,地质人员就伏在木箱或床板上整理笫一手资料,编写完成地质报告;没有电灯,就燃点蜡烛、煤油灯挑灯夜战。有时,为了观测一次水文动态,常常通宵达。那时,钻机上没有铁塔,用的是四腿或三腿木塔。机台上没有场房帆布,没有工作地板,没有照明设施,全凭火把照明打钻取岩芯。一个晚班下来,钻工师傅鼻孔、嘴巴全被烟薰得黠黑放亮。

那个风雨交加夜晚,一扁运送钻探器材小船被湖水大浪掀翻,全船钻杆掉进湖底。工人们冒着严寒跳进冰冷刺骨湖水中打捞起钻杆。上岸细数,还少一根,又跳入湖中。一个多小时湖底寻觅探摸,终于抓到手。大个湖南蛮子王叔叔,他踉踉跄跄把这根钻杆拖上了湖岸。

没有住处,老表牛栏是探宝人“安乐窝”。找矿大会战,人太多了,借住不了地方。他们土法上马,构筑干打垒。有文才的还编了顺口溜调侃助兴:竹筋墙,油毡顶,夏日薰,冬天泠。地质儿女身板硬,梦里依稀到天明。

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食物极其匮乏,大队党委号召干群家属“一种三养” ,狩猎捕捞。

秋天,大伙下湖捕鱼抓蟹,但见纵横湖沟满是欢蹦乱跳鱼儿,一天下来可捞上数百斤。当时没有环保及保护野生动植物概念:上山打虎,套捕獾猫;只身湖荡茂密芦苇丛中,放土铳打下成山状野鸭、天鹅、白鹭,甚至惊飞夜老鸦------

笫二次上马大会战,因那场浩劫而被迫中断。这湖水,给不读书的孩子们带来满溢野性狂放的欢悦。我们在水中练就好身手,有的成了“水上挑”,有的成了“潜水龙”。但也付出沉重代价:欧阳哥哥死里逃生,拖上了永远长眠的贾家姊妹花,她们年仅十三、四岁的花样年纪哟。

一九七三年,当时国家计委地质局对长江中下游铜矿勘探工作做出总体部署。江西省地质局赣西北队三上城门山,重又擂响城门山会战鼙鼓。一九八五年,九江城门山铜矿地质找矿成果,荣获原地质矿产部地质找矿一等奖,五位找矿功臣记集体一等功。城门山铜矿一跃而为特大型以铜为主多金属矿田。

惠风劲吹,春鸟报晓。徜徉今天城门山矿区,这里已是江西铜业又一个新的铜工业基地,露采场景浩大动魄,彰显当代工业革命气势,一个崭新市区在此崛起。

伫立城门湖岸,面对瀚淼奔腾的城门湖水,我多想以蓝天当纸大树作笔,碧水当砚山为墨注。城门湖,我的母亲湖,你养育了代代湖乡之弟,于我一生留下多少美好且苦涩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依恋城门山,更期盼城门湖明天更美好。

唱吧,城门湖上好风光------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