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鼓浪屿遥对台湾岛

发布时间: 2019-04-28 10:27:00 来 源:

         王浔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军旅女歌手张暴默一首《鼓浪屿之波》风靡海内外,牵动着蛰居孤岛台湾老兵的思乡心扉。

大概是一九九0年,江西地质工程总公司在福州元洪工地开展基础地质桩基大项目。时商业部长、福建乡党、郭沫若老《科学的春天》撰稿人胡平亲自剪彩。我与916大队朋友去了厦门。

这是我笫二次看见大海。一九八一年夏,我去过大连。在老虎滩游过泳,海水苦涩且透凉。大连尽溢苏俄风情。厦门非常整洁,而鼓浪屿有风格迥异的别墅洋房,花繁叶茂,且出了不少钢琴家。殷承忠就是从厦门走出的。

炮击金门时,厦门尤鼓浪屿是前线重地。当年,九江非职业女歌手、曾名播江西地矿系统故事大王高原先生夫人廖竹平一首《甘棠湖之夜》,让台湾老兵夜不思寝,思忖着廖小姐芳容与夜莺般的歌喉。二00八年,在浔城再见己移居江门的竹平大姐,己是饱经风霜的老人了。

在鼓浪屿,后来我一发小,斗胆与富家小姐幽会,最后暴毙沙滩。相传为黑社会做了。呜呼哀哉。

新世纪开元之年,再次踏上鼓浪屿。一派改革创新气象。许多台商入住开厂创业,赚得金锭溢盆。有位淡水老板说,大陆政策好,人勤奋,在这发财,应了“生意兴隆连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这名老话。蔡英文排斥大陆,离心离德,这样下去,台湾将走向死胡同。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翻版再现。

台海尽管目前相处低迷。但厦门,乃至福建,台商依乐此不倦做生意,他们的子孙依在祖国大陆就读创业,走出一片新天地。海峡隔不断血浓于水的亲情,台海一家亲。

就在这片热土,己是九江女企业家的珍秀姐己是江西省、九江市人大代表,她从地质队停薪留职闯荡江湖,饱经磨难终有奔头希望,其“珍秀美姜”畅销四面八方,运销亚欧拉丁美洲。她说,我出道的根在厦门,是这笫二故乡让我成为社会有用之才。

我心仪鼓浪屿南国风姿,我难忘闽菜的抚慰舌尖,我摸挲旧城斑苔老墙,我沉醉钢琴声悠扬牵魂,我欢喜欣赏少女小伙健康亮丽面容背影,我热盼台海携手并肩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乘长风破万里浪场形。

那般不舍道别鹭岛。几年前,从东南网获悉,厦门将建成全国十一个国家中心城市之一。这一“钢琴之岛”将演奏大气磅礴的“引领、轴射、集散” 于一体的功能齐全海滨城市。八闽大地,真的是“南山开寿城,东海酿流霞” 紫气万丈、惠风送爽的大气派呵。

伫立滩头,彷佛看到台湾岛。那是祖国母亲日夜牵肠挂肚的隔海相望的任性调皮的游子哟。十指连心,那是母亲难以割舍的心尖尖心头肉呀。我听到,三秦儿子于右任那撕肝裂肺的呼喊:“大陆不见兮,唯有恸哭……

海天苍茫,好象有个声音在日夜吟唱:“鼓浪屿海波在日夜唱,唱不尽骨肉情长,舀不干海峡的思乡水,思乡水鼓动波浪,思乡思乡啊思乡,鼓浪鼓浪啊鼓浪,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

天人合一,台湾回归祖国,人心所向,大势所趋。顺乎民意为之,此乃天下盛兴。今欣逢伟大祖国七十华诞,闽台联袂抱团取暖满眼春。同心干,试看天地翻覆!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