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像海和浪花一朵

发布时间: 2019-05-06 08:51:00 来 源:

袁赣湘

“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我分担着海的忧愁,分享海的欢乐”。歌曲《我和我的祖国》里这段歌词形象地比喻我们与祖国同命运、共呼吸的关系。

在地质队长大又成为一名地质工作者的我,如大海里一朵浪花,亲眼见证、亲身经历艰苦奋斗、吃苦奉献、舍命找矿,立志为祖国分担忧愁,与祖国分享欢乐的故事。

909大队成立时,七岁的我与小伙伴拾鞭炮;12岁的我聆听了毛泽东主席为在会昌找到大盐矿而亲笔题词后,鼓掌鼓红了双手,喊口号喊哑了喉咙。不满18岁的我远赴安徽参加铁矿勘探大会战,踏着数寸厚的雪、绑着大绳第一个爬上23高的钻塔;与师傅们抬着千斤重的水泵上钻机;无数次阅读刊登在《红旗》杂志上的“一支社会主义工业建设的开路先锋”等文章,体会“全国地质战线一面红旗”的荣誉;见证了地质工作者用翔实数据、科学依据探明了赣南钨矿藏蕴藏储量和“五层楼”找矿模式在地质理论界广泛运用;与地质技术员去龙南足洞、寻乌河岭体验当时寻找稀土矿的艰辛及新类型稀土矿取得突破的原始基地;曾多次到首个开展“三光荣”教育活动之地体验当年职工热血沸腾的工作场景;见证了工信部授予江西省赣州市“稀土王国”称号;也见证了赣南第一口3000米科研深钻开钻……
   
看到地矿人如此饱满、卓著的找矿功勋,如此雄才大略、气势磅礴的高瞻目光,如此远见卓识、立志高远的找矿实践,收获如此巨大的辉煌与荣誉,又如此挺立纸面,光耀未来,让世界目光聚焦,让祖国人民回味,从心眼里感到高兴。
   
有人质疑,在赣南从事找矿实践到底有多艰苦卓绝?赣南地矿人是如此坚韧不拔、坚强不屈吗?有着四万平方公里土地的赣南,虽没知名高山大泽,但赣南的地理险峻俗悍而封闭多阻;赣南的溪汊浚急而清亮;赣南的崖石粗厉而坚峭;赣南的云雾绵薄而多变;赣南的草木丰茂而驳杂……
   
一批批天南海北的地矿赤子,汇聚到经过血与火洗礼的赣南大地,身上就仿佛注入了一种强大的红色基因,经过特殊提炼后,变幻出了一种特殊的、坚韧的赣南地矿血型,带着对祖国命运、对人民大爱和这块土地的衷情;带着敢为人先、奋发图强的豪情,用淬火加钢一般的舍生取义与血性,历练出不一样的吃苦奉献,不一样的敢拼敢为,用“献身地矿事业光荣”实际行动,征服险峻的地理,踏遍浚急的溪汊,穿透粗厉坚峭的岩层。终于在这不显山显水的赣南之地,用翔实数据巩固了“世界钨都”地位,造就出了“稀土王国”和中国知名有色金属战略储备地,为祖国分担了矿业忧愁。还涌现出知名的地质找矿科技工作者、江西省劳动模范孙峻林;不干完工作不回家休息的江西省劳动模范卢致璜;地球转一圈他上两个班的地质部劳动模范王烈燃;接受过周恩来总理接见的周田盐矿功臣王兰升;登上天安门观礼台接受过毛泽东主席检阅的找矿专家陈世扬;荣获“全国道德模范”杨衍忠;两次荣获地质部“三八红旗手”称号的曾德饶……这群地矿英杰就是祖国“大海”里光彩炫目的一朵浪花。
   
数千年来,江西均以农耕、造船和盛产木材为原始农业,对有色金属开采比重较低下,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都没有发现稀土矿的记录,这个记录终被赣南地矿人打破。在龙南足洞普查伟晶岩时,以颜定邦为首的技术员惊天动地般发现了品位较高的稀土元素。经刻苦攻关,分别搞清楚了龙南足洞重稀土、寻乌河岭轻稀土矿床的母岩-花岗岩体、成因、成矿理论和控矿区域的研究与实践,并取得丰富经验,被国家确立为赣南找矿突破重大成果。经反复实践和再认识,创造出离子吸附型重稀土矿选矿工艺流程,属世界稀土工业一大举世创举,从此改写了我国稀土工业由西北向东南延伸的格局,也改变了江西工业的发展与产业格局,并为江南各省在寻找稀土矿床以及在选矿方面起到了巨大示范和理论支撑。这项新发现被誉为世界矿业史上的一次重大成果,不但载入世界找矿史册,且在1988年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新中国成立之初,来赣南从事地质找矿的第一代地矿人多数已作古,第二代地矿人多数已退出工作岗位;新一代地矿人血管里已注入传承红色基因的责任和使命担当,脚下有更新的起点,脑中正放飞更高、更远的中国梦、我的梦。
   
作为祖国“大海”里一朵浪花,他们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发生翻天覆地巨变的奋斗者、贡献者、见证者,为祖国这座“大海”分担了忧愁,奉献了人生也分享了欢乐。有一代代“浪花”为“大海”接续贡献余热、智慧与能量,祖国这座“大海”就永远不会干涸,永远青春常驻。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