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我的名字叫建华

发布时间: 2019-05-06 17:06:00 来 源:

  张建华

  1959年的9月底,临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庆典的大喜之日,父亲接到了一个美差,要去长春接车,同事们都羡慕极了,因为算日子,路过北京的时候,正赶上共和国10周年大庆,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啊!当时,把父亲乐得连觉得睡不着,恨不能插上翅膀马上飞到北京。
  对于父亲来说,能参加国庆大典,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父亲是个孤儿,从小流浪街头,乞讨为生,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把他从武汉孤儿院解救出来时,他已奄奄一息,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因此,父亲对新中国有一种非常深厚的感情,可以说共产党就是他的救命恩人!如今,能有机会到北京天安门一睹领袖的风采,那是他梦寐以求的心愿。还有一个,作为跋涉在赣南山水之间的一名地质队员,能去长春接一辆咱们自己国家生产的解放牌汽车,那是一种多么荣耀的事情!
  一切似乎都在美好中进行。为父亲准备行装的母亲,也很高兴,忙上忙下的,可能是动了胎气,这不,刚把父亲送走,自己就被人送入了产房。医院里只有好心的邻居看护,单位上也抽不出人来照顾,只好给父亲拍电报。接到电报,父亲急忙往回赶……就这样,我的出生让父亲的憧憬渴盼夭折在了路上。
  我出生的日子是9月26日,离北京10周年大庆仅差5天。父亲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却把他的美好祝福放在了我的名字上。直到父亲离世前,他还在不停念叨,不知是那次中途而返没能到首都参加庆典的遗憾,还是第一次做爸爸的喜悦,也许,那种复杂的情感经历,只有当时仅有26岁的父亲最清楚不过了。
  父亲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对党对祖国有他最朴实最深切的情感,解放以后,父亲十分珍惜自己的职业——汽车驾驶员,常年奔波在崇山峻岭,驰骋在野外一线,一干就是40多年,行驶里程超百万公里。与那个年代的地质前辈一样,爱岗敬业,勤勤恳恳,将青春和热血献给党,献给了无尚荣光的地质事业。记得父亲有一件满是补丁的棉袄,上面油迹斑斑,那是他与车为伴、爱车如命的见证。他总是教导我们兄妹四人,要学好,要进步,要懂得感恩,每当唱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父亲总是很动情。
  回忆自己走过的人生之路,上学、工作、入党、提干,每一步都有父亲的谆谆勉励和悉心教诲。我知道,像我这样的名字很多很多,我也不止一次地问过父母,为什么不能给我起个特别一点的名字,他们总是笑着对我,这样的名字多,说明大家都觉得好嘛。想想也是,那个时代,凭着一种对党对新中国朴素的感情,总想把自己的美好祝愿寄托在下一代身上,给孩子起名字最能体现这种情感和心愿。建华,喻意建设中华,天下父母不约而同,也可以说是咱们的父母英雄所见略同吧!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