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幸福从哪里来

发布时间: 2019-06-24 08:57:00 来 源:

陆来源

  幸福从哪里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一万个人可能有一万种不同的答案,可我的答案只有一个——是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给予的!
  在新中国诞生前夕,我出生在苏北一个穷苦农民家里。听母亲说,那正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他们把我放在箩筐里挑着我到处躲,差点把我遗弃在路边的沟里。算我命大,家乡很快就解放了。一个宏亮的声音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从此,山河破碎的旧中国得救了,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解放了,我这命悬一线的弱小生命也获得了新生。
  孩提时代的事,我的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带我到学堂里去报名读书。我家上几代都没有人读过书,几乎都是文盲,我是第一个走进了新中国办的学校,这是多么的幸福。可是我那时不懂事,不知道珍惜,学习成绩也不好。1957年春,我家大祸临头了,父亲得了急病,不治而亡,随后祖父和我的小弟小妹也相继病死了,只留下母亲和我们弟兄俩相依为命。可想而知,家境是多么的艰难,多么的贫寒。正因为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和救助,亲友的帮扶,我这多灾多难的家庭才撑持下来,我这多舛的生命才活了下来。而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师的谆谆教悔,我慢慢懂事了,学习成绩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并且顺利考取了大丰县中学教改试点班。在县中读书几乎都是免费的,在南京地质学校每月也只缴2元伙食费。试想假如在旧社会,像我这样的穷孩子还能上学读书吗?1968年我被分配到江西省地质局水文队参加工作,1972年经水文队党委批准,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五年后经局党委任命为水文队党委副书记,以后一路顺畅,直至局副巡视员。我既不是红二代,也不是富二代,一个普普通通农民的孩子,能成长为一名国家干部,没有党和国家的培养是不可能的,我的内心充满着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达的感激之情。
  我有幸赶上了太平盛世,七十年来,新中国在前进的道路上虽然也走过一些曲折坎坷,也发生过几次抗击外敌入侵的战争和国内的动乱,但总体上保持了和平稳定,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新中国蒸蒸日上,蓬勃发展,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许多方面已进入世界领先的行列。我们生活在歌舞升平的年代,没有遭遇枪林弹雨的威胁,没有经历背井离乡、妻离子散的痛苦,晚年还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怎能不感受到幸福无比!
  在新中国的阳光普照之下,我的家庭也是幸福美满的。原来一家三代人挤在像鸡窝一样的小房子里,现在房子大大小小有几处,可以像候鸟一样飞来飞去。原来买辆自行车要从牙缝里抠出一年的积蓄,现在退休后还买了一辆小汽车,可以自由地开来开去。原来想买台缝纫机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现在生活所必须的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原来想要买只手表都要左思右想,现在手机人手一只,不好用就买新款的。我的一儿一女都已成家立业,孙子辈更是活泼可爱,学习也很好。我和老伴的退休金每月近万元,看病有医保,吃喝玩乐不用愁。如此幸福的日子,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现在都成了活生生的现实。我常常在睡梦中笑醒,醒来后总是扪心自问,这样幸福的日子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没有新中国,能天上掉下来吗?可我们有些人生在福中不知福,总是怨天尤人,牢骚满腹,总是不知足。心理不知足的人,永远不可能感到幸福。每月当我领到养老金、过年过节领到单位发的福利时,心中总感到愧疚。我有何德何能?为国家为人民作了多大贡献?现在赋闲在家,啥事也不干,国家还要每月发那么多钱给我,难道还不满足,还不幸福吗?
  我已七十有二,比新中国大两岁。甭管年龄有多大,甭管职位有多高,也甭管有多富,祖国对于炎黄子孙来说,永远是我们的母亲。“百善孝为先”,儿女要孝敬父母,这是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我已嘱咐我的子女,我死后要把骨灰洒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沃我中华。这就是我对祖国——母亲的孝心!这就是我对新中国的赤子之心!这就是我对新中国毕生的爱!对新中国来说,年届七十,还很年轻,正当风华正茂的时候,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复兴中华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我期盼着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国强大起来,永远不受霸凌主义的欺负!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