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安居梦,我们的梦

发布时间: 2019-08-30 16:45:00 来 源:

张建玲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这是诗人杜甫面对愿望和现实的巨大差距,发自心底的呐喊。住有所居,是每个家庭每代人的梦想,从忧居到有居再到优居,时代进步,国家富强,从人民住房的改善变迁中折射出来。
  记得小时候,赣西北大队老马渡的地质大院里,几栋平房横竖错落着,一直从坡底到坡顶,我家就在坡底横着的西头一家,大坡护墙高度超过了房屋,不仅挡住了全部的视线,夏天更是一丝风也透不进来,红砖地面坑洼不平,南风回潮的季节,红砖下可以用勺子瓢水,每到春节前,父亲会带我们一帮儿女,每人拿着各式的刀和铲子,仔细地将红砖上的黑泥铲除干净,那砌着红砖的地面在我们眼里是十分让人爱惜的。
  那年代,相比野外地质队住着茅草或干打垒的房子,我们住在队部家属基地红砖瓦房里,条件已实属优越了,常听我公公回忆叙述,1962年在城门山矿区,因一家用火不慎而失火,一排茅草房被烧得精光,所幸五户人家大人孩子无一人伤亡,只是所有家当全部化为灰烬。
  1980年因母亲工作调动,举家搬迁到916大队家属基地,住进了筒子楼,当时单位职工排队分房,这套房是母亲的同学刚好调离时留给我们家的,一间厨房就被等待分配了很长时间的职工占去了。那会儿,三层的筒子楼住着二、三十户人家,每家都有3、5个孩子,住房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我的哥哥们在一起挤挤还能凑和,家里唯一一个女孩的我,就只能找和我家情况相同的,去和别人家的女孩拼房拼床了,先后住过学校的集体宿舍、公共的厨房和水房。
  到了适婚的年龄,单位照顾丈夫当年已是大龄青年,特批开了个绿灯,分了一间20多平米的单间,终于有了甜蜜的小窝,我们精心装扮,自己动手用几色的油漆在地上画格子,油漆调色不好把握,紫红色到处晕染开来,我们就取名为紫罗兰开花,在这浪漫屋里迎来了我们爱的结晶。
  1992年,单位开始集资建房,6500元的房款对每月只有100多元工资的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但为了能住上向往已久的二居室套房,咬着牙东借西凑,背起了沉重的债务,当搬进50多平米的套房,享受独立卫生间和热水器带来的便利时,才觉得眼下的那些个捉襟见肘紧紧巴巴的日子都是值得的了。
  随着灾后重建、棚户区改造、土地出让及联合开发一系列住房保障的惠民政策出台,916大队地质大院的基地建设也走上了快车道,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一批批居民喜迁新居,从多层到电梯,从二居到三居,年逾八十的老职工展开舒心的笑颜,都想争当长寿老人,多享受这惬意的好日子。
  在全国住房保障的加速建设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较1949年增长了5倍,保障对象范围逐步扩大。老百姓的安居梦,承载近十四亿人对家的向往,老百姓的安居梦,抒写祖国一部波澜壮阔的发展史。一个拥有十四亿庞大人口的国家,在城镇化、现代化超高速的发展进程中,住房保障工程像一张绵密的网,托起几亿人的安居梦,织就出最温暖的中国梦。

  作者单位:九一六队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