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五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8-09-03 17:40:00 来 源:

第五讲  学习论语
亦 省

  为政篇二·第三章
  1、原文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2、字词解释
  (1)道:有两种解释。一作“领导、治理”解,与“道千乘之国”中的道相同;另一作“引导”解。此处按第一种解。
  (2)格:正、纠正、及至于善。
  3、译文
  孔子说:以政令来教导,以刑罚来管束,百姓会因求免于刑罚而服从,但不会产生羞耻之心;以德行来教化,以礼制来约束,百姓会知道羞耻并且可以走上正善之途。
  4、名人解读
  朱熹:道之而不从者,有刑以一之也。免而无耻,谓苟免刑罚而无所羞愧,盖虽不敢为恶,而为恶之心未尝忘也。
  5、要义
  本章中,孔子所说的是德治与法治引发的现象。首先来理解孔子所说的这两句话。为什么“道之以政、齐之以刑”就会使“民免而无耻”,而“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就会使“民有耻且格”呢 ?政策法令以及刑罚不过是为政者治理国家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是外在于人的一种工具来与人产生强制关系的。使用禁令刑罚来治理国家,老百姓会因为惧怕受到惩罚而不敢为恶,但仍有可能怀有为恶之心。这样使得我们衡量自身行为正确与否的标准仅仅是不犯法,而没有追求真正的善和美的东西,生发恶之心时也不会有羞愧感。这样一种治理方式使得人们的道德底线降到一个极低的水准。这样得过且过的社会形态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社会形态。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德和礼却不同于政和刑。为政者治理国家,政和刑是一种工具和手段,而德和礼却是引导人们崇善的致尚大道。依据德和礼来治理国家,此时为政者自身应是德礼的率先垂范者。这种示范和引导就给人们呈现了一种为善的可能。人们真切看到为政者将德和礼实实在在地做了出来,心中会自然地生发一种振奋的心情,生发一种想要学习并成为像为政者一样的人,对德礼有了体悟,并对善有一定程度的作为,此时心中对善恶是非也有了明确的判定,进而将耻于不善而至于善。
  本章中,孔子并没有说因为“民免而无耻”要完全舍弃政刑,而推行德礼之治。最理想的政治形态,莫过于“礼乐刑政,其极一也”的统一。
  为政篇二·第四章
  1、原文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2、字词解释
  (1)而立:30岁便就能独立思考,独当一面,自成一家。
  (2)不惑:40岁就已经对于各种人生问题深入思考而没有疑惑了。
  (3)知天命:50岁就知道那些是不能为人力支配的事情而乐知天命。
  (4)耳顺:60岁能够虚心听取各种不同立场的观点言论而能甄别其真假。
  (5)从心所欲,不逾矩:70岁可以随心所欲却又不超出规矩。
  3、译文
  孔子说:我十五岁有志于学问;三十岁能立足于世;四十岁能不被迷惑;五十能懂得天命;六十岁能冷静听取各种言论;七十岁能随心所欲,而又不越出规矩。
  4、名人解读
  程颐:孔子生而知之也,言亦由学而至,所以勉进后人也。立,能自立于斯道也。不惑,则无所疑矣。知天命,穷理尽性也。耳顺,所闻皆通也。从心所欲,不踰矩,则不勉而中矣。
  5、要义
  孔子的这段经世至言,极其精炼地浓缩了其一生的人生旅程,以其修为与历练告诫后学,道德修养的过程是漫长而艰难的,只有勇于实践,才能真正理解为人之道和为政之道,修成君子。
  为政篇二·第五章
  1、原文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2、字词解释
  (1)孟懿子:鲁国大夫,姓孟孙。其父孟僖子临终前要他向孔子学礼,是孔子最早的弟子之一。
  (2)无违:不失应有的份位,不违背“礼”的次序。
  (3) 樊迟:孔子的学生,姓樊,名须,字子迟。
  3、译文
  孟懿子向孔子请教什么是孝道。孔子说“不要违背礼节”。樊迟给孔子驾车,孔子就告诉他:“刚才孟孙问如何才算孝道,我对他说:‘不要违背礼节'”。樊迟问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孔子说:“在父母活着的时候,要按照礼节侍奉他们;等到他们死后,要按照礼节安葬他们,遵循礼节祭祀他们。”
  4、名人解读
  朱熹:生事葬祭,事亲之始终具矣。礼,即理之节文也。人之事亲,自始至终,一于礼而不苟,其尊亲也至矣。是时三家僭礼,故夫子以是警之,然语意浑然,又若不专为三家发者,所以为圣人之言也。
  5、要义
  孟孙问孝之后,孔子特意告诉樊迟自己与孟懿子的谈话内容,实则是怕孟懿子的理解停留在表面上,所以想借樊迟之口,对孟懿子表达自己的真正意思。孔子对樊迟所言的三次强调“礼”字,其主要用意是:鲁国内部的三大贵族,争用国君的礼仪,扰乱了鲁国的礼制和纲常,孔子想借此言警示孟懿子。无违,就是告诫为政者,除了对父母不要违背礼节外,对待老百姓也应当像孝顺自己的父母一般,不能侵犯他们的根本利益,更不能违背天下人的意愿,才算是尽忠国家,勤政于民。
  为政篇二·第六章
  1、原文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2、字词解释
  (1)孟武伯:姓孟孙,名彘。孟懿子的之子。
  3、译文
  孟武伯向孔子请教什么是孝道。孔子说:“父母最担心的就是子女的健康问题。”
  4、名人解读
  朱熹:母爱子之心,无所不至,惟恐其有疾病,常以为忧也。人子体此,而以父母之心为心,则凡所以守其身者,自不容于不谨矣,岂不可以为不孝乎?
  5、要义
  在这里,孔子强调孝顺的子女应当爱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让父母为自己担心。同时,做子女的也应多关心父母的健康,以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其实,孔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真正的孝子,同样不会让父母为自己的言行担忧,更不能使自己陷入不义而使父母担惊受怕。用现代的语言表述就是:珍重自己,做个心身俱佳的孝子。
  为政篇二·第七章
  1、原文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2、字词解释
  (1)子游:孔子弟子,姓言,名偃,字子游。
  (2)养:供养,养活。
  3、译文
  子游向孔子请教什么是孝道。孔子说:“现在人们认为的孝,是能养活父母。就算是狗、马等牲畜也能反哺其亲,假如对父母不敬的话,供养父母与狗马反哺有什么区别呢?”
  4、名人解读
  朱熹:养,谓饮食供奉也。犬马待人而食,亦若养然。言人畜犬马,皆能有以养之,若能养其亲而敬不至,则与养犬马者何异?甚言不敬之罪,所以深警之也。
  5、要义
  这句话,主要讲述孔子思想中的“孝”。在为政篇中,有几个弟子问孔子“孝”,孔子也做了不同的回答。他对子游的回答主旨清晰,说的是孝子对父母不但要“养”,而且还要“敬”。然而,它的内在逻辑有些隐晦,阐释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对孔子答问理解上的偏差,主要出在“犬马皆能有养”;其次是“不敬,何以别乎”。关键词一个是“养”,一个是“敬”。“犬马皆能有养”,自汉魏以来就有三种不同的说法,即犬马可以“养”人还是人“养”犬马抑或禽畜反哺。朱熹态度鲜明,认为犬马守御、负重是人驱使下的被动行为,不能算作“养人”,径自肯定人养犬马之说。他在《四书章句集注》中解释说:“养,谓饮食供奉也。犬马待人而食,亦若养然。言人畜犬马皆能有以养之,若能养其亲而敬不至,则与养犬马者何异。甚言不敬之罪,所以深警之也。”由于《四书章句集注》的影响广泛,人养犬马之说占了上风。但是,在古人眼中,动物并非无情物,也有对同类的爱心。《礼记·三年问》云:“凡生天地之间者,有血气之属必有知,有知之属莫不知爱其类。今是大鸟兽则失丧其群匹,越月逾时焉,则必反巡过其故乡,翔回焉,呜号焉,蹢躅焉,踟蹰焉,然后乃能去之。小者至于燕雀,犹有啁噍之顷焉,然后乃能去之。”古人意识到禽兽也知道爱护其所生育者,其种族的繁衍依赖于同类本能的哺育与反哺,犹如人类的哺育与赡养。对乌鸦衔食反哺的赞美,屡见于诗文中。正是从动物界的反哺现象出发,孔子才对不尊敬父母的行为,脱口而出“犬马皆能有养”一段话,说是给父母一口饭吃,是犬马都能做到的,若对父母不尊敬,那这个所谓的“孝子”同犬马有何差别呢。在这里,孔子是站在思想家的立场讲人生道理,而不是以科学家的眼光谈物种属性。故,不难体会这段话的内在逻辑。
  无任是犬马可以“养”人还是人“养”犬马抑或禽畜反哺,不外乎生物界的本性使然。故“犬马皆能有养”的本义既明,“不敬,何以别乎”的思想光辉便闪现出来了。其一,孔子是“人禽之别”的早期探索者,他以“敬”为“人禽之别”的标准。其二,人类社会由于崇“敬”而升华。人在孩提时期都有父母之爱,这是自然之情,长大后供养父母也很正常,但只有做到“敬”,才是对自然之情的升华,使行孝者由无意识而进入有意识的活动,达到道德理性的自觉。由于“敬”的直观性,它在儒家伦理由家庭向社会拓展的过程中作用巨大,成为人人需要践行的美德。
  为政篇二·第八章
  1、原文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2、字词解释
  (1)色难:侍奉父母,想要长期做到和颜悦色很难。
  (2)弟子:年轻的子弟,此处代指子女。
  (3)先生:与“弟子”相对,指长辈或父母。
  (4)馔:意为吃喝。
  (5)曾:意为竟然。
  3、译文
  子夏请教孝的问题。孔子说:“有个良好的态度是难以做到的事情。逢到父母有需要做的事情,晚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了;有了好吃的,会让父母去享用,难道就把这些当做了孝吗?”
  4、名人解读
  朱熹:盖孝子之有深爱者,必有和气;有和气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故事亲之际,惟色为难耳,服劳奉养未足为孝也。
  5、要义
  凡事都可以勉强,唯有面色不大容易伪装,因为人的神情是由心理决定的,只有对自己的父母有着深切笃定的孝心,才会由衷地表现出愉悦和婉的神色。所以说,若能侍奉父母时一直保持着和悦的神色,就能算作真孝顺了。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