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六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8-09-20 09:54:00 来 源:

第六讲  学习论语
亦 省

 

  为政篇二·第九章
  1、原文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2、字词解释
  (1)回:颜回,字子渊,鲁国人,孔子最得意弟子。
  (2)退:从孔子那里回去。
  (3)省:观察。
  (4)私:私语,指颜回私下与别人讨论。
  (5)发:发挥,运用。
  3、译文
  孔子说“我整天给颜回讲学,他从不提反对意贝与疑问, 就像一个愚笨的人。可是,我注意观察他课后的情况,却发现他将我所讲的内容很好的运用于实践中,颜回并不愚笨啊。”
  4、名人解读
  朱熹:颜子深潜纯粹,其于圣人体段已具。其闻夫子之言,默识心融,触处洞然,自有条理。故终日言,但见其不违如愚人而已。及退省其私,则见其日用动静语默之间,皆足以发明夫子之道,坦然由之而无疑,然后知其不愚也。
  5、要义
  不违者,意不相背,有听受而无问难也。私,谓燕居独处,非进见请问之时。发,谓发明所言之理。故朱熹评价最为精妙。孔门弟子,惟颜回最能悟道。作为孔子最优秀的弟子,颜回总是在与老师的谈话中显得特别谦虚,认真听,没有异议。下来以后,对老师的言论却有所领悟和阐发。孔子认为颜回既尊重老师,又善于学习,是真正的大智若愚。颜回在这里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就是“谦卑”。与锋芒必露的子贡、忠勇激烈的子路比起来,颜回总显得那么不温不火,似乎是一个被遗忘在角落的隐者。然而颜回的道德学问却在孔门中是最高的。这一切都是他谦卑努力、刻苦自修的结果。
  从表面上看,孔子是对颜回的夸奖,实际上是在讲为政之道。颜回接受了孔子的教诲以后,就能将其很好地运用在实际生活中。为政也不过如此,上级的意图能否在实际工作中得以实现,就要看下级如何执行。一个优秀的下属,就应多学多问,最好能举一反三,将上级的意图正确地贯到实际行动中去。
  为政篇二·第十章
  1、原文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2、字词解释
  (1)视:察看、审视。下文的“观”、“察”都是此意。
  (2)所以:所做的事情。
  (3)所由:所做事情的方法、所走过的道路。
  (4)所安:所安的心境。
  (5)廋:音sōu,隐藏、藏匿。
  3、译文
  孔子说:“看他当前的所作所为,考察他过去的历史,再研究他的动机和嗜好。那么,这人怎能掩盖他的真面目呢?这人怎能掩盖他的真面目呢?”
  4、名人解读
  朱熹:为善者为君子,为恶者为小人。事虽为善,而意之所从来者有未善焉,则亦不得为君子矣。所由虽善,而心之所乐者不在于是,则亦伪耳,岂能久而不变哉?
  5、要义
  知人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学问。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治理国家,都不能不知人,知人虽难,但并不是没办法。在这里,孔圣人便教给我们一套了解他人、认识他人的科学方法。“视”、“观”、“察”这三字可说是字字千金。 “视”是就当前所看到的事物而言,“观”是就以往、过去的事物而言,“察”是就事物的内质、本性而言。相对应的,“以”是指人当前的言行;“由”是指导致此人当前言行的原因,这是就外在因素;“安”是指此人以什么样的用心和目的,导致了当前的言行,这是就内在因素。 那么,孔子所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如何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既要看他当前的言行,又要看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当前的言行,还要看他的实际用心和目的是什么。如此,这人还有什么可以掩盖隐藏的呢?也就可以给此人作评判了。
  在本章中,孔子提出了考察一个人的方法,也就是识人之术,这对领导者而言很是实用的。识人之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很重要,唯此,才能做到知人善任、人尽其才。
  为政篇二·第十一章
  1、原文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2、字词解释
  (1)温故而知新:故,学习过的知识;新,新知识、新收获。这句话的意思是温习以前学过的知识,可以从中获得新的知识或发现。
  3、译文
  孔子说:“温习以前学过的知识,能从中有新的发现和收获,就可以为人师长了。”
  4、名人解读
  朱熹:言学能时习旧闻,而每有新得,则所学在我,而其应不穷,故可以为人师。若夫记问之学,则无得于心,而所知有限,故《学记》讥其“不足以为人师”,正与此意互相发也。
  5、要义
  “温故而知新”是孔子对我国教书育人的重大贡献之一。他认为,不断的温习所学过的知识,便可从中获得新知识。人们的新知识、新学问往往都是在过去所学知识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因此,温故而知新是一个十分可行的学习方法。这种学习方法,是一种巩固加强的学习方法,也是一种拓展悟新的学习方法。“温故”是在学过的知识或技能上下工夫,并归类、总结、强化提高。如果没有这个功夫,是很难知新的。其次就是在巩固的基础上,通过切身躬行的实践,达于高度熟练。“知新”则是在对旧知识学习和运用的过程中产生新的理解和体会;“知新”还可指能使知识和技能得以拓展,再上一个新的台阶。由此可见,“温故知新”的过程,既是提升学习能力的过程,也是训练和培养创新思维能力的过程。
  如果把“温故知新”引入治国领域,则其意在告诉当政者应当“前师不忘、后事之师”;以吏为镜,方能知晓天下兴亡之理。
  为政篇二·第十二章
  1、原文
  子曰:“君子不器。”
  2、字词解释
  (1)器:器具。
  3、译文
  孔子说:“君子不能像器具一样(只有某一方面的用途)。”
  4、名人解读
  朱熹: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
  5、要义
  君子是孔子心目中具有理想人格的人,非凡夫俗子,他就应该担负起治国安邦之重任。对内可以妥善处理各种政务;对外能够应对四方,不辱君命。所以,孔子说,君子应当博学多识,具有多方面才干。
  客观上说,春秋战国时期的社会分工相对简单,学好“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基本上可以成为全才。而当今世界,社会高度分工,专业化程度相当精细,知识海量,要想成为孔子所说的全才君子,实属不易。所以,一个人成为君子固然值得赞赏,但成为专家也同样值得赞赏,完全不必为自己不是通才而沮丧。当然,渴望从政的人当谨记“君子不器”的圣训,应当具有通观全局、领导全局的能力,这样才能不辱使命,成为一名合格的领导者。
  为政篇二·第十三章
  1、原文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2、译文
  子贡问如何做君子?孔子说:“对于你要说内容,先去做了,然后再说出来。”
  3、名人解读
  范宁:子贡之患,非言之艰而行之艰,故告之以此。
  4、要义
  学《论语》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将自己置身于其中。这样,孔子对他弟子所讲的,仿佛也是对自己所讲,应当思考如何更好地接受圣人的教诲?这样学《论语》,收效才会最大。
  子贡之患,非言之艰。子贡是孔门四科里言语第一,很会善辩。可是他毛病在于“行之艰”。如果满口都是圣贤言,做出来却寥寥无几,这是君子行为吗?我们读到孔子这句话时,真的好像圣人给我们当头棒喝。反省反省吧。君子是敏于行而慎于言,就像颜回,跟孔子学习,孔子都说他是不违如愚。可他一听便明了圣人所讲,二话不说就去践行了,而且很好。这就是君子微言而笃行之,行必先人,言必后人。
  教导别人,也应是自己先做好后再去行教导之职。当人家看到这样的领导,自然是赞叹不已。为什么?行必先人,言必后人。这样的德行,绝对是令众人敬佩,此翁仍是有德君子。我们试想到单位有这样的领导,如果也能做到行必先人,言必后人,那绝对有一大批心悦诚服的人跟着他。这样的人何愁不成功?
  为政篇二 ·第十四章
  1、原文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2、字词解释
  (1)周:是指以道义团结起来的人。
  (2)比:是指以暂时共同的利害互相勾结。
  3、译文
  孔子说:“君子合群但不相互勾结,小人相互勾结但不合群。”
  4、名人解读
  朱熹:君子小人所为不同,如阴阳昼夜,每每相反。然究其所以分,则在公私之际,毫厘之差耳。故圣人于周比、和同、骄泰之属,常对举而互言之,欲学者察乎两间,而审其取舍之几也。
  5、要义
  朱熹认为:“周,普遍也。比,偏党也。皆与人亲厚之意,但周公而比私耳。” 周和比都是与人亲近、友好的意思。周是对每一个人好,比是对一部分人好。对每一个人都好,就叫做团结;对一部分人好,就叫做结团。比,为什么会演化为比较呢?因为比就是从人群中寻找与自己相同的人,就是察究人之异同。这里的相同,主要是指价值观、思维方式的相同。而周,是不要求别人与他相同的。由此又可以联想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如果将“周而不比”当作一种为人之道,就是说一个人在为人处世上,要尊重、关爱每一个人,不搞亲疏有别、厚此薄彼。我们生活在现实社会中,客观上人际关系有远近之别、亲疏之分,但是每一个人的人格是平等的,我们对于每一个人的尊重与关爱却不应有远近、亲疏之分。对于那些窘困的、弱势的人,我们更要多一份关爱。这就是“周”。相反,如果只局限于小家庭、小圈子,对他人的疾苦不闻不问,对他人的困难不伸援手,甚至损公肥私、损人利己,就是“比”了。当今之人,大都相信“人脉”。人脉就是圈子,就是“比”。社会成了一个一个的圈子,“周”就能难以做到。所以,去除私心,涵养公心,是去“比”趋“周”的关键。
  修身与为政一样。孔子说:君子和小人,固然都有所亲所厚,但其用心不同,所以他们的亲厚也不同。君子用心出于公心,也是天下为公,视天下为一家,视天下人如一人。因为他们待人亲厚,心胸宽广,不结党营私,这才是君子的行为。而小人则不同,小人做事出于私心,所以遇到有权势的人则依附之,遇到有利益的人则接近之。或者喜欢某人与自己的意见偶尔相同,就满心高兴认为此人甚好,或者感慨某人与自己有相同的厌恶,就相互结交互为支援。这样的党同伐异,厚此薄彼,全无公心,完全是小人行径。周与比,行迹很相似,只在用心的公私不同罢了。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