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十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8-12-03 09:03:00 来 源:

第十讲  学习论语
亦 省

  八佾篇三·第六章
  1、原文
  季氏旅于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
  2、字词解释
  (1)旅:祭山。按照周礼之规定,只有周天子和各国诸侯有资格祭山。
  (2)冉有:名求,字子有,孔子的学生。
  (3)女:读ru,你的意思。
  (4)救:阻止,挽回。
  (5)曾:作岂、难道解。
  (6)泰山:此处指泰山神。
  3、译文
  季孙氏要去祭祀泰山。孔子对冉有说:“你不能加以阻止吗?”冉有回答说:“不能。”孔子说:“哎!难道说泰山之神还不如林放懂礼吗?”
  4、名人解读
  朱熹:季氏祭之泰山,僭也。夫子言神不享非礼,欲季氏知其无益而自止,又进林放以厉冉有也。
  5、要义
  按照周礼之规定,只有周天子才有资格祭天下的名山,各诸侯国国君只能祭拜自己国内的山川。季氏是鲁国的卿大夫,比诸侯低一级,是没有资格去祭泰山的,但他竟然去祭了,这就是严重的违礼。冉有,作为当时季氏家族的家宰,应当从旁监督,纠正他的过失,对季孙氏的行为加以劝阻。故孔子问冉有说“女弗能救与”,结果冉有说不能。那么,这个做家臣的,就没有尽到家臣之义务。孔子很感叹的说“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 此言是希望季氏能明白,祭山必须要合礼,山神才能受之。季氏目无天子,目无国君,以卿大夫的身分去行天子、诸侯之礼,去祭泰山,那泰山之神岂会接受?难道泰山之神还不如林放懂礼?拿林放说事的另一层意思是来责备冉有,其用意就是,你作为孔门弟子当中政事第一的冉有,理应是知礼的而不阻止其主子的行为,显然,“你也就没有依礼而行,没尽家臣之责。”
  八佾篇三·第七章
  1、原文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2、字词解释
  (1)争:争斗。
  (2)射:本意为射箭,此处指的是古代的射礼。
  (3)揖让:作揖,谦让。
  3、译文
  孔子说:“君子之间没有什么可争的事情。如果说有所争,那一定是射礼了!双方互相作揖礼让,然后登场,比完后下来饮酒,这种争是君子之争。”
  4、名人解读
  朱熹:揖让而升者,大射之礼,耦进三揖而后升堂也。下而饮,谓射毕揖降,以俟众耦皆降,胜者乃揖不胜者升,取觯立饮也。言君子恭逊不与人争,惟于射而后有争。然其争也,雍容揖逊乃如此,则其争也君子,而非若小人之争矣。
  5、要义
  儒学的目的,首先是使人成就君子人格,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升华为圣贤。“射”,古代“礼、乐、射、御、书、数”的六艺之一。为什么要把“射”算作“争”呢?君子习六艺,亦为培养君子品格。六艺在社会实践中,各有其用,唯“射”用于战争。但君子恶战,故“射”不以战为目的,而是用以竞技。竞技比赛总要有个规则,分个胜负,故谓之“争”。君子参加这种竞技,重视过程超过重视结果。这种“争”,与其说是展现射艺,不如说是展现礼仪和品格。在孔子看来,真正的君子是胸襟开阔之人,对自己有很强的自控力,可以管控自己内心的欲望,随时享受来自生活本身的喜悦。因此,他们不必再与他人争抢什么。若是非要分出个高下,也会光明正大地与对方展开竞争,绝不会在暗地里使绊子,充分保证了竞争的公平性。“君子无所争”,其实就是对真正君子的一种定义。
  八佾篇三·第八章
  1、原文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2、字词解释
  (1)子夏:孔子的学生,姓卜名商。
  (2)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前两句是诗经卫风中的句子,第三句是佚句。巧:美好。倩:美丽,好看。盼:形容眼睛黑白分明。兮:语助词,啊。素以为绚兮: 素,洁白的面容。以为,以之为,以,把。为,做,这里是打扮。绚,色彩灿烂多姿。
  (3)绘事后素:绘画的事要后于素净的底子。
  (4)起予者:起,启发。予,我。者,代词,人。
  3、译文
  子夏问孔子说:“‘迷人的笑容真好看啊,顾盼生姿的眼神多动人啊,有这样自然的美丽本质,又以华彩妆饰,就如同素地上妆饰了颜色一样,更加美好!’这几句诗意思是什么呢?”孔子说:“绘画之前应当先准备好白色的画布,而后才能在上面作画。”子夏说:“照您这么说,礼仪规范就是在有了仁德之心以后才产生的了?”孔子说:“启发我的人,是卜商你啊!现在可以与你谈论《诗经》了。”
  4、名人解读
  孔国安:孔子言绘事后素,子夏闻而解,知以素喻礼,故曰礼后乎。
  5、要义
  孔子师徒通过《诗经》,探讨“礼”与“仁”的关系。他们认为,外在的礼仪应当与内心的仁德是统一的,“礼”的发生应晚于“仁”,也即是“礼在仁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正如画的一幅美人图,人物形象生动绚丽,而与人物形象描写相比,其它句子就显得直白、朴素些。故孔子把人物形象说成“绚”,把其它描写说成“素”,并注解为“素以为绚兮”。“何谓也”,以子夏的水平,理解一首诗是没问题的,其所要问的是“素以为绚兮”。“素以为绚兮” 是《卫风?硕人》多出来的一句话,这句话与诗似乎无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呢?“绘事后素”。“绘”,即绘画。“后”,古文介词,用在名词之前,意思是“在……之后”。“素”,本义指没有染色的丝绸,引申为事物的本质,此处指纯白画布。这句话的意思是:“绘画这件事要在画布准备好素底之后再进行”。绘画,自古至今方法步骤都一样,就是要在干净的白底画布上作画。在上面作画,所画内容就更突出,显得更绚丽。这就是“绘事后素”的意思。“礼后乎”。这是子夏在领悟了孔子的解释后,发出的一句带有反问语气的话。这句话的语义,也是本章的核心。子夏领悟了画与诗中“素”与“绚”的关系,并把这种关系放在“礼”上,忽然意识到“仁”与“礼”似乎也存在这种关系,即“礼”作为一种“绚”,也必存在于某种“素”之后,故禁不住说出“礼后乎”。“礼后”即“礼事后仁”,与“绘事后素”一个道理。“礼”,从形式上看,就是一个人的行为让别人看起来“好看”。一个人的行为得体、恰到好处,让别人看起来美观、舒服,就是“有礼”,就是“绚”;不得体、不合常理,让别人看起来不美观、不舒服,就是“违礼”。但一个人是否“有礼”还不完全取决于行为,同样的行为,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也可能让别人有不同的感受。如“西施之颦”就是美,而“东施效颦”则为丑。“素”就是表现“礼”的材质,是“礼”的载体,是决定“礼”性质的内在因素,这就是“礼之本质”、就是“仁之质”、就是君子的仁德。
  在孔子眼中,只有以“仁义”为基础的礼才有意义,这也是子夏“礼后乎”的深意。在儒家思想中,“素”是仁义忠信等美德的代表,作为君子只有以此为本,才能达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愿望。
  八佾篇三·第九章
  1、原文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2、字词解释
  (1)杞:国名,是夏朝后代的封国。
  (2)宋:国名,是商朝后代的封国。
  (3)文献:指古代典籍与贤人。
  3、译文
  孔子说:“夏朝的礼仪制度,我能讲出来,但它的后代杞国已不能够提供有力的证明;殷朝的礼仪制度,我能讲出来,但它的后代宋国已不能够提供有力的证明。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的典籍资料和贤人不足的缘固。如果充分的话,我就可以验证这两国的礼制了。”
  4、名人解读
  朱熹:夫子能言二代之礼,而二国不足取以为证,以其文献不足故也。文献若足,则能取之,以证君言矣。
  5、要义
  孔子所言夏与殷礼,为什么强调要“征”呢?很显然是当时的人对孔子关于夏、殷之礼的说法不置可否,有人质疑,认为他讲得不对,且与当时的杞国、宋国的礼制不一样。杞国是夏朝后代的封国,宋国是商朝后代的封国。孔子就此作出回答:杞国的礼制早就改变了,不再是夏朝的礼制,宋国的礼制也早就改变了,不再是商朝的礼制,讲解夏朝、商朝的礼制,不能以这两个诸候国的礼制为依据。
  当然,面对这种状况,夫子仍有些失落,可他却坦诚地告诉别人,即便自己知道许多以前的礼制,但有的礼制在没有得到充足文献验证的情况下,是很难成立的。也就是说,无法得到证明的推断只能是推断,凡事都要有证据证明才能成立。这就是夫子的严谨学风和实事求是的治学态度。
  八佾篇三·第十章
  1、原文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
  2、字词解释
  (1)禘:禘礼是指古代一种极为隆重的大祭之礼,只有天子才能举行。不过周成王曾因为周公旦对周朝有过莫大的功勋,特许他举行禘祭。以后鲁国之君都沿此惯例,“僭”用这一禘礼,因此孔子不想看。
  (2)灌:指祭祀时的第一次敬酒。
  3、译文
  孔子说:“禘祭的礼,从第一次献酒之后,我就不想看了。”
  4、名人解读
  朱熹:灌者,方祭之始,用郁鬯之酒灌地,以降神也,鲁之君臣,当此之时,诚意未散,犹有可观,自此以后,则浸以懈怠而无足观矣。盖鲁祭非礼,孔子本不欲观,至此而失礼之中又失礼焉,故发此叹也。
  5、要义
  当时鲁国的社会文化严重衰败,在举行祭祀典礼的时候,僭礼行为时有发生。而鲁国国君僭用禘礼时,举止不够庄重、表情不够严肃、态度不够虔诚,根本体现不出禘礼原先具有的敬天地、爱万民、明道德、重礼仪的精神。这种把禘礼当成形式、当成走过场的祭祀活动,怎么能教化百姓啊?孔子很不满意,所以说,第一次敬酒之后,他就不想看下去了。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