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十一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8-12-21 09:20:00 来 源:

第十一讲  学习论语
亦 省

  八佾篇三·第十一章
  1、原文
  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2、字词解释
  (1)示:有两种解释,一是“展示、摆放、摆明”;二是通“视”。这里取前解。
  (2)斯:这。指后面的掌。
  3、译文
  有人问孔子“禘”祭的根本道理是什么。孔子说:“我不知道。知道的人对于治理天下,会好像把东西摆在这里一样容易吧!”一面说,一面指着手掌。
  4、名人解读
  朱熹:先王报本追远之意,莫深于禘。非仁孝诚敬之至,不足以与此,非或人之所及也,而不王不禘之法,又鲁之所当讳者,故以不知答之。指其掌,言其明且易也。盖知禘之说,则理无不明,诚无不格,而治天下不难矣。圣人于此,岂真有所不知也哉?
  5、要义
  “有人问孔子‘禘’祭的根本道理是什么”。联系上一章,听说孔子对“谛”祭挑毛病,难免有人不服,用反讥的语气问孔子。“不知也”,孔子其实是知道“谛之说”的,之所以这样冷淡地回答,是对带有质问意味而非真心求教的一种权宜托辞。“之于天下也”的“之于”,即“相比于”,即把知“天下”与知“谛”相比。因为“谛”不好说明白,所以用“天下”作比较,意思是:“这个人对于天下之‘知’”,“其如示诸斯乎”。就是说,具备了对“谛”认知的人,别说对于一般事物能了解的清清楚楚,既使对于整个天下,也象看手中的物品一样清清楚楚。
  夫子不仅把谛祭看成是一套祭祀礼仪,还把谛祭看成是治理国家的原则问题。他告诫“谛祭者”们,只有真正理解了“谛祭”的含义,才能治理好天下。
  八佾篇三·第十二章
  1、原文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2、字词解释
  (1)与:参加、参与。
  3、译文
  祭祀先人的时候,要像先人在自己眼前一样,发自内心地行礼、祈福;祭祀神灵的时候,要像神灵在自己眼前一样,发自内心地祭拜、祈祷。孔子说:“这些祭祀活动一定要亲自参加,如果不能亲自参加,就等同于没有参加。”
  4、名人解释
  朱熹:孔子之言以明之。言己当祭之时,或有故不得与,而使他人摄之,则不得致其如在之诚。故虽已祭,而此心缺然,如未尝祭也。
  5、要义
  无论何时何地,不论是祭祀还是从事其他事情,心怀恭敬、真情实意都是一种美德,也是取得成功的高效之举。
  八佾篇三·第十三章
  1、原文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 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1)王孙贾:卫国权臣。
  (2)奥:屋内西南角的神,此处历来被人视作尊位。
  (3)灶:灶神。
  3、译文
  王孙贾向孔子问道:“‘与其奉承奥神,不如巴结灶神’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孔子说:“不是这样的。倘若得罪了上天,无论你到哪里祷告求情都没有用。”
  4、名人解读
  朱熹:天,即理也;其尊无对,非奥灶之可比也。逆理,则获罪于天矣,岂媚于奥灶所能祷而免乎?言但当顺理,非特不当媚灶,亦不可媚于奥也。
  5、要义
  奥在屋子的西南角,是一家主神的位置;灶是灶神,主管一家的饮食。当时的人们通常认为:奥神虽然尊贵,但是高高在上,灶神虽然不如奥神地位高,但是主管人的饮食。所以,从实用主义的角度讲,献媚于奥神还不如献媚于灶神来的实惠些。类视于现在的“县官不如现管”。
  夫子不以为然,明确指出,如果违反礼制,作恶多端,必然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到那时,恐怕吃喝的机会都没有了,祈求哪路神灵保佑也没有用。意思是说,礼制虽然不直接解决吃喝,但却能影响、决定人的命运,礼制远比吃饭问题重要的多。夫子认为,为人处世,应当遵循天道大义,心怀仁慈。如此行事,上利国家,下怀万民,自然会得到尊重与爱戴。所以,无需去刻意讨好哪个人。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这个主张仍然有着重要的价值。
  八佾篇三·第十四章
  1、原文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2、字词解释
  (1)监:通“鉴”,借鉴。
  (2)二代:指夏、商。
  (3)郁郁:文采兴盛。
  (4)文:指礼乐制度。
  3、译文
  孔子说:“周代积累和总结了夏、殷两个朝代的经验成果,礼乐制度多么完美文雅呀!我遵循周代。”
  4、名人解读
  康有为:监,视也,郁郁,文盛貌。孔子改制,取三代之制度而斟酌损益之。
  5、要义
  夫子对夏、商、周的礼仪制度有着极深的研究。周朝在夏、商两个朝代的基础上,进一步改革、创新,形成了本朝独具特色的以礼乐为代表的新制度。夫子评价新制度说,周朝的礼制是多么的完备、周详,文化艺术多么的繁荣、昌盛。无任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周礼都比前朝完善很多。故夫子对此赞赏有加。
  礼制是中华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对此,夫子所秉持的态度是既要继承,也要创新,且对前朝的继承尤为重要。揆诸历史,不得不说,这是对待传统文化最正确也是最科学的态度。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若想复兴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也要具备这种科学的辨证学习方法,才能保证我们在继承的过程中求得发展。
  八佾篇三·第十五章
  1、原文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2、字词解释
  (1)太庙:开国的君主叫太祖,太祖的庙叫太庙。
  (2)鄹(zou):鲁国地名,位于山东曲阜东南。
  3、译文
  孔子走进太庙,每件事情都问。有人说:“谁说鄹人叔梁纥的儿子懂礼啊?他走进太庙,每件事都要问。”孔子听到后,说:“这正是礼。”
  4、名人解读
  朱熹:此盖孔子始仕之时,入而助祭也。孔子自少以知礼闻,故或人因此而讥之。孔子言是礼者,敬谨之至,乃所以为礼也。
  5、要义
  夫子虽然知礼,但他入了太庙还是要去问,表现出他虚心好学、恭敬诚业、治学严谨的态度。此刻夫子虽然很知礼,可能他的知礼还是停留在对于典章文献的认知程度,现在他要去观礼,“虽知亦问”,须问个明白。这是为什么?踏实。这是说明他“敬谨之至” 。恭敬、谨慎本身就是礼,夫子的所作所为,充分体现了谦虚认真的礼教精神。
  八佾篇三·第十六章
  1、原文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2、字词解释
  (1)射不主皮:礼乐中的射以中不中为主,并不以是否穿破为主。
  (2)同科:同等、同级。
  3、译文
  孔子说:“射箭比赛不以穿透程度为标准,因为各人力气不同,这是古时的规矩。”
  4、名人解读
  朱熹: 古者射以观德,但主于中,而不主于贯革,盖以人之力有强弱,不同等也。
  5、要义
  这里的“射”,与战场上射箭的“射”不同,而是一种礼仪,不是比谁的力量的强弱,而是比技艺的精良和你是不是真正如礼。射礼是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中的一艺,练习这些技艺的目的,是以便提升道德修养。夫子有“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之说,即所谓道、德、仁、艺,其志向是提升道德水平,这就要“志于道”;道是无形无相,讲的是宇宙本体,君子要证悟宇宙本体,那必须要“据于德”,修德而证道;存心是存“仁”之心;那么,用什么来修学德与仁?那就是“游于艺”,要练习这些技艺,且这些技艺必须要如礼的进行。所以,通过射礼,可以观察到一个人是否知礼。夫子的这种思想,其目的在于建立一种社会道德评价体系,那就是,评价一个人,应该以他向善求仕之心为标准,而不能以为善的大小为依据。
  八佾篇三·第十七章
  1、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2、字词解释
  (1)去:去掉、废除。
  (2)告朔:朔为每月的第一天。周天子于每年秋冬之交向诸侯颁布来年的历书,历书会指明来年有无闰月、每月的朔日是哪一天,这就是告朔。
  (3)饩(xi)羊:诸侯接受历书后,藏于祖庙。每缝初一,便杀一头羊祭于庙。羊杀而不烹叫饩。告朔饩羊是古代廷续下来的一种祭礼制度。
  3、译文
  子贡想把鲁国每月初一告祭祖庙的那只活羊去而不用。孔子道:“赐呀!你可惜的是那只羊,我可惜的是这种礼。”
  4、名人解读
  朱熹:鲁自文公始不视朔,而有司犹供此羊,子贡盖惜其无实而妄费。然礼虽废,羊存,犹得以识之而可复焉。若并去其羊,则此礼遂亡矣,孔子所以惜之。
  5、要义
  到了子贡的时代,每月初一,鲁君不但不亲临祖庙,而且也不听政,只是杀一只活羊。告朔制度作为周朝的一项礼制,失去了实质意义,完全成为一种形式,而且,形式的主要部分也已荒废,只保留了一点踪迹:杀羊祭庙。子贡觉得,既然已经毫无意义,还保留杀羊仪式干什么?不如完全取消这一制度,留羊一条活命。夫子知道了,批评子贡说,你只想到救一只羊,体现了仁爱之心,可没看到这样做是取消了周朝的一项礼制。虽然这一礼制已经没有实质意义,具体仪式也基本荒废,但只要继续每月供奉饩羊,一般的人们尚可由此而知时令,后世之人尚可见此饩羊而知有告朔之礼,得以考据而有所取。是以不去饩羊,其礼尚未全废,饩羊一旦除去,其礼也就完全废弃了。所以孔子说:“我爱其礼。”只要这种仪式还在,说明周朝的礼制还在,周朝的权威还在,周朝还在。将来,如果要重新推行礼制,可以以此为依据。你把杀羊仪式取消了,周朝的一项礼制就消失了,周朝还在吗?夫子认为,即使礼制逐渐衰退,但也比彻底消失好得多。因为祭祀祖先的礼制,既有慎终追远等内在实质,也有上供叩拜等外在形式。参加祭祀活动时,可能会有人是走过场的,没有怀思祖先的敬诚之心。但只要能参加祭祀礼仪,说明他的恭谨之心还是存在。要是祭礼没有了,那么这个恭谨之心就没有载体了。人没有了恭谨之心,可能就会无法无天,什么坏事都有可能做出来。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