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十二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9-01-14 17:49:00 来 源:

第十二讲  学习论语
亦 省

 
  八佾篇三·第十八章
  1、原文
  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2、译文
  孔子说:“按照礼节去侍奉君主,别人却觉得这是故意讨好君主。”
  3、名人解读
  程颐:圣人事君尽礼,当时以为诌。若他人言之,必曰我事君尽礼,小人以为诌,而孔子之言止于如此。圣人道大德宏,此亦可见。
  4、要义
  按正常的礼节,对君王的恭敬,别人反倒讥笑他是谄媚。可夫子是不会计较别人如何说的,自己还是事君尽礼。对这种怪象,夫子仍是温和地这么说,没有反唇相讥。从这一点,便可看出圣人之道大德宏、之品质高尚、之温良恭俭让。圣人的道德,表现出来的必定是质直柔和。质就是他的心地正直,虽然僭越盛行,可他依然事君尽礼;柔就是他的宅心仁厚,尽管遭受非议,可他仍旧身体力行。
  当然,在社会趋于败坏,政治走向黑暗的时候,想要维护礼法并做个忠臣是很困难的。从夫子的遭遇与感叹可见一斑。唯有如此,才显得难能可贵。在君主无道奸佞满朝之时,志士当坚守,若能使礼法尊严得到维护,国家才有复兴的机会,社会才有拯救的可能。这便是夫子坚守的真正原因,也是令人景仰的地方。
  八佾篇三·第十九章
  1、原文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2、字词解释
  定公:鲁定公,姓姬名宋,“定”是其谥号。
  3、译文
  鲁定公问:“国君差使臣子,臣子事奉国君,应该如何做?”孔子回答说:“国君差使臣子要依礼相待,臣子事奉国君应尽责尽职,忠心事奉。”
  4、名人解读
  朱熹:二者皆理之当然,各欲自尽而已。
  5、要义
  孟子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它表述的观念就是:“君臣有义”。而不是后世所宣扬的那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有礼,臣尽忠,就是君臣大义。无条件的效忠,就不是君臣大义。这是夫子讨论君臣关系的重要意见,也是正确处理君臣关系的基本原则。他认为君臣都应当遵循礼节。由于君主身为强者,占据优势地位,应当先在礼的方面做表率,才能令弱势的臣子受到感召,依礼而行。
  无任作为过去的君主还是作为现在的领导,对待下属都应当以礼待之,给他们以足够的尊重,唯有这样,他们才会心干情愿地跟着自己干。这是一种以仁换仁、以心换心的思想。只要准确地把握夫子的语言精髓,无任何时何地,都会处理好上下级的关系,都会有利于事业的发展,仍至有利于政局的稳定。
  八佾篇三·第二十章
  1、原文
  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2、字词解释
  (1)关雎:《诗经》中的第一篇。
  (2)淫:过分。
  (3)伤:过于哀伤。
  3、译文
  孔子说:“《关雎》这首诗,快乐而不过分,悲哀而不伤感。”
  4、名人解读
  朱熹:关雎之诗,言后妃之德,宜配君子。求之未得,则不能无寤寐反侧之忧;求而得之,则宜其有琴瑟钟鼓之乐。盖其忧虽深而不害于和,其乐虽盛而不失其正,故夫子称之如此。
  5、要义
  上两章刚讲礼节问题,怎么又讲到了《诗》呢?讲礼节,实际上讲的是政治风气、社会风气。诗是什么?是人类真实情感的表达,是政治风气、社会风气的开端。此处讲诗,就是告诫世人首先要思想纯正,这样政治风气、社会风气才会纯正。夫子对《关雎》的评价,实质上表达的是他对情感控制的看法,也就是凡事讲求适度的“中和之美”。 这首诗好就好在“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乐而不淫,可以帮助我们养成良好的品格,保全自己的名声和尊严。哀而不伤,则能让我们远离烦恼,避开那些让自己不快乐的人和事。放纵了就要乐极生悲;哀伤了就会痛苦不堪。在这里,夫子劝诫世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发乎情,止乎礼。”正如修身为政一样要具备“思无邪”的素养和“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情操。
  八佾篇三·第二十一章
  1、原文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 ,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2、字词解释
  (1)社:土神。这里指得是社主,即土神的牌位,用木头制成。哀公问用什么做社主好。
  (2)宰我:孔子的学生,名予,字子我。孔门十哲之一。
  3、译文
  鲁哀公问宰我用什么木头做土神的牌位好。宰我回答说:“夏代用松木做,商代用柏树做,周代用栗木做,用栗木做的意思是使老百姓望而生畏,战战兢兢。”孔子听到后说:“已经做成的事就不必再说它了,已经做了的事就不必再劝阻了,已经过去的事就不必再追究了。”
  4、名人解读
  朱熹:孔子以宰我所对,非立社之本意,又启时君杀伐之心,而其言已出,不可复救,故历言此以深责之。
  5、要义
  夏朝用的是松木,殷商用的是柏木,都有长久统治天下之意。周朝则用的栗木。关于栗木的使用,历史上有两种解释:一是确如宰我所言,意在威慑百姓;二是表示敬畏天命,提醒自己执政时要战战兢兢、谨小慎微。而从夫子听到宰我所说的反应来看,周武王选用栗木的目的的确是为了恐吓百姓。作为王室成员的鲁哀公,岂有不知周武王用栗木之意,其本意是试图恢复君权,削弱季孟叔三家的权力,只是明知故问,以问社的名义向宰我请教并以期获得支持。或许也问过夫子,夫子并未回答。聪明的宰我于是也用隐语回答,支持哀公夺政。于是鲁哀公同三家大臣进行激烈的冲突,终致鲁哀公27年,流亡越国。回顾历史,在定公时期,夫子也曾建议鲁定公逐步削弱季孟叔三家的权力,为什么在这里却不同意宰我的建议呢?“时也”,鲁定公时,三家势力初成,夫子担任鲁国大司寇,逐步削弱三家权力,手段温和可行。到了鲁哀公时,三家实力雄厚,已把持朝政,即便采取激烈手段也无法成功,因此夫子不同意宰我的建议。但也许夫子也希望鲁哀公能够成功恢复王权,才说既往不咎。
  “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就是告诉宰我,事情过去了不必再提,既成事实多说无益。显然,夫子认为周武王用栗木做牌位是不符合仁政爱民的治国方略的,只是希望宰我对这事不要再提,以免误导鲁哀公,挑起国君的杀伐之心,导致生灵涂碳。夫子教训宰我的这三句话,为后世确立了一个对待过去错误或失败的原则,那就是“既往不咎”。这种思想利弊兼有,对后世影响极大。有利的一面是:不纠缠于过去的错误与失败,使人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以轻松的心态面对未来。不利的一面是: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缺少必要的检讨与反省,有可能导致在错误的道路上一错再错。
  八佾篇三·第二十二章
  1、原文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2、字词解释
  (1)管仲:姬姓,管氏,名夷吾,字仲,谥敬,春秋时期法家代表人物。史称“管子”,齐桓公时期的相国,辅助齐桓公成为霸主。
  (2)器:因为器具都能容纳物品,所以“器”也引申为才华,如 “庙堂之器”,意思就是有治理国事的才能。
  (3)俭:俭德。诸葛亮《诫子书》里有“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不单指生活上的节俭,还指思想、工作、作风等处处节俭,说话言简意赅,办事干净利索。
  (4)三归:一种说法是将齐国商税的十分之三归于个人。另一种说法是齐桓公赐管仲三处采邑。
  (5)摄:兼职,代理。如:摄政,摄位。
  (6)塞门:大门口筑的一道短墙,以别内外,相当于屏风、照壁等。
  (7)反坫[diàn]:土筑的平台,类似茶几,上面可以放东西。互相敬酒后,把空酒杯放还在坫上,为周代诸侯宴会时的一种礼节。古礼规定只有天子和诸侯才能拥有反坫。
  3、译文
  孔子说:“管仲虽帮助齐桓公成就霸业,却未能引领齐桓公走入王道,格局还是小了些,没能胸怀天下。”有人问:“管仲节俭吗?”孔子说:“管氏有三归的俸禄,家臣多的都不用兼职,这样怎能算是节俭呢?”那人又问:“那么管仲知礼吗?”孔子说:“齐桓公在大门外建立屏风墙,管仲家门外也树起屏风墙;齐桓公为了接待诸侯国君在家中设有反坫之台,管仲也在家中设立反坫之台。如果说管仲知礼,那么还有谁不知礼呢?”
  4、名人解读
  朱熹:孔子讥管仲之器小,其旨深矣。或人不知而疑其俭,故斥其奢以明其非俭。或又疑其知礼,故又斥其僭,以明其不知礼。盖虽不复明言小器之所以然而其所以小者,于此亦可见矣。
  5、要义
  本章夫子对管仲评价显然是否定的,说他不知礼,不节俭,但是在整部《论语》中,孔子对管仲的整体评价却是肯定的,评价管仲“不懂礼却知仁义”。之所以认为管仲器小,就是上述的两点依据,一是管仲不遵守礼制,二是管仲缺乏节俭的美德。在夫子的社会政治范畴中,礼制居于至高无上的地位,管仲不遵守礼制,当然称不上大器。在古代道德评价体系中,节俭占有很大的分量,而管仲生活奢侈。遵礼是对传统制度的敬畏,节俭是对自己欲望的约束。越礼必然狂妄,奢侈必然放纵。狂妄放纵之人器量肯定偏狭,容不下不同思想和不同政见的人,故曰“器小”。器小之人固然可以凭其才干成功于一时,但很难广采博纳,建立起为后世效法的制度。的确,管仲辅佐齐桓公建立了伟大功业,但在他死后,齐国便人亡政息了。夫子说他“器小”,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的。将此道理放到现在依然适用。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